配阴婚的鬼,大家在晚上有遇到过吗?

子非网 90 0

我住在在安徽省的一个小村子,我的太爷爷是村内知名的阴阳先生,村内哪家拥有邪乎事都喜爱找他。儿时,爸爸妈妈干活儿事情多,太爷爷就将我带在身旁,每到村庄周边请太爷爷避邪,我全是跟随去,见过的邪乎事数不胜数。有一件事帮我留有了甚为刻骨铭心的印像,能够 说就是我人生道路中碰到的更为可怕的事……

我六岁那一年,邻居村刘大爷的孩子中了邪,他家人十万火急的请我的太爷爷去给他们孩子避邪,我也也跟随来到。老话这一刘大爷的孩子叫刘成建,是一名教师,在人们本地市区的院校教语文课,平常处世也算谦恭有礼。由于市区离人们县并不是太远,他清晨醒来会骑着电瓶车去县上,再转公共汽车去市区上下班,下班了再从市区转公交车回家了。

这一天,刘成建批阅当日学员的考试试卷,不经意间间别的朋友都早已回家,公司办公室只剩他一个。冬季夜黑的早,刘成建改完考卷,伸了个极大地懒腰,仰头看过一眼墙壁嘀嗒嘀嗒旋转的钟。“老老实实,七点了,得赶快回来。”刘成建边嘟囔,边匆匆忙忙整理挎包往市区公车上赶。

来到县上,下了公共汽车,刘成建发觉周围一片漆黑,连平常释放着昏暗光亮的道路路灯,今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所有都不亮。一路上就只一些已经运营店面的光亮洒在路面,淋淋沥漓绵绵细雨掺和在其中,再加咆哮的冷风,看起来道上非常阴森恐怖。刘成建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遇到,而本来只需要走二十分钟的路,今日却半小时也没来到。

“老老实实,今日确实邪门,道上如何没有人?今日这道上氛围很是错误。”刘成建边内心嘟囔边加快脚步,约莫又离开了十几分钟,总算看见平常历经的十字路口。见到了十字路口,刘成建略微松了一口气。尽管是寒风凛冽的冬季,他这一路出来确是一脸汗水,满身发烫。刘成建用右手抹了一把脸,又揉了揉双眼,这才细心往街口望去。这不要看不清楚,一瞧细心了,可把刘成建吓得很重。由于离他正前方几米远的树枝,蹲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。那女人上半身坐着树枝,腿却耷拉在树杆,双眼极大突显,十分慎人,咧开着嘴唇,外露白森森的门牙,冲着他笑。

刘成建了解自身撞上晦气了,吓得拔腿就往家跑,进家便瘫倒在地,一病不起。更恐怖的是,躺在床上的刘成建每晚都大吼大叫,说有一个红衣服巨眼的女人敲她家的门,要和他配阴婚。最初刘大爷还没当回事,认为刘成建病了,胡说八道的。每日两口子都把刘成建送至卫生站注射服药。但是刘成建却病的变重,大夫也查不到个为什么来。这一下刘大爷慌了神,又听见孩子每天说有女人找他配阴婚,便找到我的太爷爷。

我太爷爷来到她家,见到躺在床上的刘成建,掐住算了吧一通。“这一事儿,有点儿不便……”太爷爷边说边唉声叹气,“这一女人太凶了,赶不动,如果想家里成建成,只有配阴婚。”听见我太爷爷那么一说,躺在床上的刘成建好歹不依,嘟囔说那女人好可怕了。“不配阴婚只有想方法挡一挡。”太爷爷边说边画了纸符,贴在他大门口。临行的情况下,太爷爷对他说亲人:“这一方法只有挡一时,如果好想家里成建成,還是配阴婚吧。”

之后,我说太爷爷刘成建最终有木有配了阴婚,太爷爷边摆头边唉声叹气,说:“这一女人是个讨债鬼,她们李家就数刘成建命数薄,只有缠着他没放。不配阴婚,就得拿命还钱。”果然,不久我也听见了刘成建病亡的信息;也约莫据说好几年前,一个被批斗的女知青,冤死在了李家的庭院里……
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