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动售梦机

子非网 230 0

怪异的售梦机
  我脑壳空荡荡地坐着电脑前,一个设计灵感猛地从脑子里一闪而过,刚要更文,门口忽然传出一阵厌烦的敲门,一种不祥的预感快速扩散起来。
  果真出不来我所想,房东一脸气恼而无可奈何地立在大门口,有意拉长响声跟我说:“你到底何时才交租金啊?”
  “快了,等着我这个月的稿酬发出来……”我赔着笑把房东发布门。可是当我们再次坐到电脑前时,得来不易的设计灵感又没有了。
  我心神不安地放弃了在电脑前发愣,继而挑选到公寓楼外散散心。
  我惦记着心事,慢吞吞地沿着陈旧的楼梯道往下沉,经过转角的一瞬间,忽然觉得眼前一亮。
  我猛然平分生命,竟发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摆在公寓楼大门口的全自动售货机。
  正巧我感觉一些口干,取出一张纸币塞入售货机后,才发觉售货机上连个按键也没有。
  刚刚想撤出纸币,忽然注意到售货机上面有一行黑色的大字:欢迎使用全自动售梦机,资金投入纸币后请许过你的心愿。
  “那么坑人也太中低端了一点儿吧!退款!”我尽管内心那么想,但却沒有挑选拿回纸币,默默地讲过句“能不交租金多么好”,便自我调侃着打道回府了。
  理想达到
  我是一名网络写手,靠设计灵感和夜里日常生活。
  那天晚上,我睡得正香,忽然被一阵紧促的敲门吓醒。
  “哪位?”我不满意地门开,猛然愣住了。——隔壁邻居一脸惊慌地立在大门口:“不好了,楼底下起火!”
  大家赶来楼底下的情况下发觉很多人都会看热闹,正巧几个人从比较严重损坏的屋子里抬着一具黑焦的遗体。我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异常的觉得。
  “喂,老弟,出事了的是哪个啊?”我询问周围的人。
  “你要不知道啊?是老赵啊!楼顶也有套房屋也是他的呢!”
  我内心暗自一惊,原来是房东!不知道如何地,我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哪个怪异的售梦机,随后往公寓楼大门口瞥了一眼,可那边空落落的。
  或许是偶然吧,我安慰自己。但房东的死的确让我还在短期内内解决了租金的困惑。难道说那售梦机确实可以实现理想?
  夜里我已经沒有情绪创作了,十二点刚过,我便和昨天晚上一样,偷偷溜出去公寓楼,沿着室内楼梯往下沉。果真在经过转角的情况下,又看到了哪个神密的售梦机。我果断地取出一张纸币放进去,盼望每天晚上都能有源源不绝的设计灵感。
  返回屋子里,我便迫不及待地坐到电脑前,手刚放进键盘上,一个又一个小故事便在脑海中里铺展开来。我高兴地写了一一整夜,随后把著作发送给了编写。
  “喂,这是你写的吗?”第二天,我也收到了编写发过来的信息。
  “对啊,怎么了?”我内心暗自焦虑不安,殊不知编写高兴地跟我说,昨天晚上我写的文章内容所有过稿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小编还盛赞我的文笔好,要帮我开栏目。
  我忍着着兴奋谦逊了一两句就匆匆忙忙告一段落会话。这时候盆友阿振给打了来啦电話:“阿宇,今夜出去饮酒,我设宴!”
  蒙面人
  与我一样,阿振也是个网络写手,但是他比我混得还惨。从编写那边获知我连续过稿的信息,羡慕嫉妒的他趁着设宴的为名持续向我探听过稿的技巧。
  “哪里有哪些技巧啊,只不过人品爆发啦!”我随意敷衍了事道。
  “哈哈哈,就你那一点儿内函骗骗他人还好,能骗得了我吗?安心,咱全是自家人,我绝对不会告知他人的!”他的目光里透着乞求。
  我本来想保守秘密,却使神差地讲出了售梦机的事儿。
  返回公寓楼的情况下,天早已黑透了。我摇摇晃晃地踏入室内楼梯,忽然有一种被偷看的不适感。我一扭头,险些吓得摔在地面上……有一个阴影正趴到室内楼梯的护栏上,从间隙里伸出半脸,一动不动地盯住我。
  “你干什么呀?吓死人了!”我门把捂在胸脯上抱怨道。
  那个人从黑暗中走出去,穿着一套甚为高端的黑色西服,和陈旧的楼梯道背道而驰。
  “老先生,你是不是应用了大家的商品全自动售梦机?”
  “是呀。”我有点焦虑不安。
  “是那样的,因为前不久售梦机还处在产品测试,因此前2次您的应用全是完全免费的。可是从今夜起,假如您再应用得话,可能扣除您一定的花费。”
  他告知是我二种扣除方法,第一种是依照实现愿望的占比扣除相对的酬劳,第二种还不等他讲,那个人便一不小心撵走了。
  现在我全都不缺了,或许不容易再用那怪异的设备了。
  但是事儿的转变远远地无我有想像的这么简单,全世界始终沒有免费午餐。
  恐怖的转变
  这一天,我敲了整整的一晚的电脑键盘,刚要躺下来入睡,忽然有电話打过回来。我扫了眼显示屏,原来是阿振。来看阿振那家伙混得非常好,来要我感谢了。而我刚接起來,他惊惧而失落的响声便紧促地从手机里钻了出去:“阿宇,你觉得的那物品是什么玩意儿啊?”
  我怔了下:“如何,你没找到哪个售梦机吗?”
  “找是找到,但是……算了吧,等下你去我们家要我吧。” 

上一篇恐怖整容室

下一篇胖室友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